gjc>|让更多孤残儿童拥有“爸爸妈妈”的爱

  寄養,有別於收養,是[一種 的拚音:yī zhǒng]並不建立正式親子關係的養育方式。但寄養兒童與寄養[家庭 的英 文:family]之間,往往“不是親人,[勝 的英 文:win]似親人”〖永州亚博第一中学科技园〗。民政部出台的《家庭寄養[管理 的英 文:managing]辦法》將於12月1日正式實施。目前我市寄養[工作 的英 文:work]現狀[如何 的英 文:how]?新規將產生怎樣的[影響 的英 文:effect]呢?

  25歲的瑞安人徐洋(化名),目前在天津經營一個小百貨商場,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寶寶才剛滿月。實際上,徐洋是一名孤兒,一個多月大的[時候 的英 文:When],“媽媽”楊麗(化名)將徐洋接到家裏,正式建立了寄養關係,承擔起了撫養徐洋成長的責任。

  像徐洋[這樣 的拚音:zhè yàng]的寄養案例,背後是我國兒童福利事業發展的一個新模式。寄養,[不僅 的英 文:not only]是現代社會發展的需要,也是孤殘兒童自身發展和健康成長的需要,良好的家庭環境能讓孩子們重新[感 的拚音:gǎn]到家的溫暖,重新有了歸屬感和[安全 的英 文:safest]感。

  “《家庭寄養管理辦法》(以下簡稱新規)有三個亮點:寄養程序更加明確規範,從申請、評估,再到審核等,有了一套完善的[流程 的拚音:liú chéng]。寄養家庭門檻提高,將原來每個家庭寄養兒童數量不超過3人改為不超過2人,且該家庭無未滿6周歲的兒童,對具有社會工作、醫療康複、心理健康、文化[教育 的拚音: jiào yù]等專業知識的家庭和自願無償奉獻[愛 的英 文:love]心的家庭,同等條件下將優先考慮。寄養兒童範圍擴大,[包括 的拚音:bāo kuò]流浪乞討等生活無著落未成年人。”市社會福利院副院長南展宇[告訴 的拚音:gào su][記者 的英 文:journalists],目前福利院共有159名孤兒,其中85名在院內生活,其餘74名寄養在馬嶼鎮順泰社區家庭,由寄養[父母 的拚音:fù mǔ][負責 的英 文:Responsible]照顧。

  現狀:十多年來,我市兩百名孤兒有了一個完整的家

  “我是養母一手拉扯長大的,她對我就像親生[女兒 的拚音:nǚ ér]一樣,嗬護備至。上小學時,養母會每天親自接送,噓寒問暖。一個完整的家一路伴隨我健康成長,一直到我嫁人。”在徐洋看來,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無疑是非常[幸運 的英 文:桃花運]的,生下寶寶後,養父母十分牽掛,約好每半個月往家裏打[一次 的英 文:Once]電話。

  在福利院,幾個兒童由一個保育員看管,在寄養家庭,幾個大人圍著小孩轉■永州亚博第一中学政策措施■。所以,孤殘兒童進入寄養家庭[可以 的英 文:can]起到互補作用。福利院雖好但替代不了家庭的親情,讓[這些 的英 文:These]孩子從小感受到家庭的溫暖,將來才能更好地適應社會。

  “[主要 的拚音:zhǔ yào]是寄養家庭給了孩子一個完整的家。”市社會福利院順泰點[學生 的拚音:xué sheng]部負責人陳介仁感慨地說,膽小、敏感、拘謹,不愛說話,這是很多孩子進入寄養家庭後的最初狀態。交流和熟悉,需要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。慢慢地,孩子和寄養父母熟了、親了,[自然 的拚音:zì rán]會盡情展露自己的天性,很多寄養父母也將寄養孩子視為己出,用心照顧。

  “孤兒進入寄養家庭後,普遍都有變化。”陳介仁舉例說,今年14歲的煩煩(化名),兩三歲來到福利院,小時候的他,經常吵鬧,十分頑皮,身邊的小朋友都叫他“煩煩”(很煩人的意思)。針對這種情況,福利院采取了院內供養和家庭寄養相結合的方式,經過一段時間的融合,煩煩跟很多孩子一樣變得懂事了,說話也有禮貌了。

  “煩煩跟寄養父母的感情很好。前年,煩煩的養母病了,煩煩在[學校 的英 文:school]偷偷掉[眼淚 的拚音:yǎn lèi]。後來,我陪他特地去陶山桐浦看望‘媽媽’,他這才安心學習。”陳介仁說。

  1998年,瑞安市社會福利院作為溫州社會福利社會化首個試點,正式開展家庭寄養工作,當時的寄養點達80多戶。十多年裏,約200名孤兒在寄養家庭裏享受到了如同親生父母一樣的關愛和親情,和寄養人結下了深厚的親情。

  “家庭寄養,在培育孩子的性格和親情方麵確實起了不少的替代作用。因為有‘爸爸媽媽’,他不會[覺得 的英 文:felt]自己[孤獨 的英 文:alone],不會覺得‘我是一個沒人管的孩子’。”市民政局相關科室負責人認為,檢驗一個社會救助孤殘兒童的標準,不僅在於福利設施建了多少、孤殘兒童收留了多少,更[重要 的拚音:zhòng yào]的是要看[有多少 的拚音:yǒu duō shǎo]孤殘兒童真正融入社會,成長為心智健全且對社會[有用 的拚音:yǒu yòng]的人。

  據福利院相關負責人介紹,通過十多年來寄養的實踐來看,在寄養家庭中成長的孤兒,更容易融入社會。通俗地說,他們[知道 的拚音:zhī dao]柴米油鹽,知道親[情人 的英 文:給我來一打]情,有[兄弟 的拚音:xiōng dì][姐妹 的拚音:jiě mèi]和父母親人,長大成人後也有自己的親友圈子,這讓他們的身心更加健康。而這些,恰恰彌補了福利機構集中供養的不足之處。

  變化一:更加規範,新規提高了寄養家庭的準入門檻

  相較2003年製定的《家庭寄養管理暫行辦法》“每個寄養家庭的被寄養兒童不能超過3名”的要求,新規將人數限製為不得超過2人,且該家庭無未滿6周歲兒童。

  近年來,我市福利機構著力調整寄養家庭的寄養孩子人數,目前我市[大部分 的拚音:dà bù fen]寄養家庭的被寄養兒童人數符合新規不超過2人的要求。有關負責人介紹,下步會視情況對安置3名寄養兒童的家庭以及有未滿6周歲兒童的寄養家庭,予以調整。

  此外,新規還提高了寄養家庭的準入門檻,進一步明確了寄養的流程,突出體現了“兒童利益[最大 的英 文:largest]化”的原則,更加規範化、人性化。

  保障好安全,照料好生活,培養好品行,協助好就醫就學,配合好康複[服務 的英 文:services]、兒童送養以及[接受 的拚音:jiē shòu]機構監督指導。這是《家庭寄養管理辦法》為寄養家庭開出的一係列“任務單”。

  通過多年努力,順泰社區已[成為 的英 文:Become]我市福利院家庭寄養比較集中、規範的地區。如今,共有74個孩子在35戶村民家庭中寄養,其中大部分家庭寄養不超過2個孩子。

  根據我市孤兒保障工作相關規定,寄養家庭每個月可獲得相應的養育費用補貼。目前,我市孤兒養育標準為每人1580元/月,福利院按照孤兒的實際情況製訂相應的生活、教育和勞務標準,每月、每個節日和每季[度 的英 文:attitudes]還會定期發放生活必需品和藥物等,同時為寄養家庭開展豐富多彩的精神文化活動。

  為規範管理,福利院建立了一套評估[體係 的英 文:systems],每月一次小查,每季度開展一次入戶大檢查,對寄養家庭和孩子成長的情況進行整體評估。

  新規還規定,寄養家庭如有歧視、虐待寄養兒童的行為,或借機對外募款斂財的,或是[發生 的英 文:occasionally occurred]重大變故[無法 的英 文:to be]履行寄養義務了,福利機構將有權解除其寄養關係。

  變化二:更加人性化,流浪兒童納入寄養範圍

  新規擴大了寄養兒童範圍,明確流浪乞討兒童可被家庭寄養。

  新規規定,對暫時查找不到父母或[其他 的英 文:other]監護人的流浪未成年人,在繼續查找的同時,也可通過家庭寄養的方式照顧,擴大了寄養兒童的範圍。

  流浪未成年人,是指[年齡 的拚音:nián líng]在18歲以下,脫離家庭或[離開 的拚音:lí kāi]監護人流落社會連續超過24小時,失去基本生存保障而陷入困境的未成年人。

  據悉,今年1至10月,市救助管理站救助了13名流浪未成年人,年齡多在11至16歲,且大多健康。

  “新規將流浪乞討等生活無著的兒童納入了寄養兒童的範圍,也是一個新的挑戰。”市救助管理站站長林德祥表示,流浪乞討兒童受到的生理傷害與心理傷害往往十分嚴重,普遍存在著敏感偏激、孤僻冷漠、溝通障礙等[問題 的英 文:foul-ups],教育矯治難度大。

  “從近年我市救助情況來看,流浪未成年人都能找到其戶籍所在地,一般會[通知 的英 文:supercup]親屬接回,親屬不肯或不便過來的,由[我們 的拚音:wǒ men]救助人員護送回家。”林德祥說,對於符合新規要求的流浪乞討兒童,如何安排家庭寄養,需要等待上級部門通知,並在實踐中進一步探索[解決 的英 文:settle]辦法。

 [1] [2] 下一頁

相關搜索:爸爸媽媽 兒童


な.提升能力 夯实平安温州基础 な.制定战术很要紧 排兵布阵有讲究 な.“十足”征战省城便利店市场 な.攻坚项目 百名干部“包干到底” な.厂家展示厅集中设进商场 な.让更多孤残儿童拥有“爸爸妈妈”的爱 な.温州日报传媒有限公司招聘公告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点击数:】 【字体: 】 【打印文章
sitemap.xml